一夜吸金数千万视频网站超前点播饮鸩止渴

50元钱提前看6集一夜吸金数千万视频网站超前点播饮鸩止渴?

超前点播再次成为视频网站的热门话题。日前,人气剧集《庆余年》在腾讯、爱奇艺热播,两平台不约而同开启超前点播服务:在会员的基础上再付费50元,就可提前解锁6集内容。VIP会员不仅要忍受广告,还要多花钱追剧?一时间用户吐槽和质疑纷至沓来。尽管坐拥上亿会员,两大视频巨头依然深陷亏损黑洞,“吃相”难看的“收割”会员方式,到底是扭亏捷径还是饮鸩止渴?

更严酷的是,视频平台在线广告营收不断下滑。今年第三季度,爱奇艺广告收入为21亿元,去年同期为24亿元,同比下降14%。腾讯媒体广告收入为37亿元,同比下降28%,环比下降17%。爱奇艺财报中解释,这是因为宏观经济环境充满挑战,以及信息流广告竞争加剧所导致。腾讯则将广告下滑原因解释为内容排播的不确定性导致视频招商广告收入下跌。

放眼大洋彼端,美国流媒体巨头Netflix却是另一番景象。在盈利方面,Netflix今年第三季度净利润为6.65亿美元,同比增长65%。

在腾讯视频APP上,《庆余年》VIP专享付费超前点播活动规则显示,《庆余年》每周一至周三20:00更新,腾讯视频VIP会员提前看6集。在此基础上,腾讯视频VIP会员可通过付费解锁未播集,获得“超前点播”特权,更新日比VIP会员再多看6集。

视频会员“含金量”再打折

以上不少事情都发生在10月份,由此看来,郑爽和张恒早在前两个月感情就已经出现了问题,那么一直不公开,大概是因为恋爱类型的节目还在播吧!

据悉,206个帮扶性就业基地的3415名残疾人,人均月收入达到了2500元,而且有了“五险”。建设帮扶性就业基地不仅帮助残疾人通过参加简单的生产劳动获得稳定的收入,有了长远的保障,走出家门融入社会,还帮助家庭减轻了压力、解决了后顾之忧。该项目积极回应了残疾人及其家庭最直接、最现实的需求,切实加快了小康进程,增强了残疾人及其亲友的获得感和幸福感。

爱奇艺今年第三季度财报显示,亏损幅度进一步拉大,净亏损达36亿元,比去年同期多亏了约4.8个亿,达到财报披露以来的最大亏损额。至于腾讯视频和优酷,则早在今年年初就分别做出亏损80亿元的年度预算。

2、郑爽出售情侣用品

3、综艺收官张恒未出现

增长放缓涨会员费左右为难

作为公益劳动型帮扶性就业基地之一,密云区十里堡镇中港汇晟帮扶基地是以企业为主体建立的,主要以“托养康复+职业培训+就业”的模式,由基地先和企业去洽谈签订合作协议,根据精神和智力残疾人的特点,再去开发岗位,让残疾人在基地内实现就近就业。该基地现有服务对象35人(16周岁以上),累计服务对象一百余人,已安排工作的18人,其中16人基地内上岗,2人实地上岗。

这就是前面所说的,疑似张恒卷款挖人,另起炉灶,将郑爽从公司股东里除名。如果这是真的,那就太心疼爽妹子了。

据媒体报道,10月17日,郑爽和张恒以“档期不合适”为由,拒绝了一期录制节目的邀请。

点播付费模式早前在腾讯已有先例。8月7日,腾讯视频将热播的《陈情令》剩下未播出剧集加大结局共6集一次性放出,并提示称可单集付费6元,或者直接花30元解锁至大结局,同时大结局不单卖。这意味着,即使已是会员的用户,也一定要花30元才能提前看到大结局。

为吸引更多用户成为会员,视频平台的内容采购成本一路攀升,仅2018年,三大视频平台的内容采购总投入就接近700亿元。今年三季度,爱奇艺的内容成本已经达到62亿元人民币,占到总营收的84%。

“充VIP会员就是为了提前看6集,结果又出了个点播付费,又要再交钱,真是岂有此理!”对于《庆余年》的“超前点播”服务,让腾讯视频用户小安很气愤。在她看来,“超前点播”让自己一开始充值的会员失去了实际价值。在#庆余年超前点播50元#的微博话题下方,网友们纷纷评论:“你告诉我要这会员有何用?”“这吃相也太难看了!”

10月初,张恒忽然清空了微博,当时网友们还以为他只是承受不住网络压力。

5、张恒郑爽拒绝节目邀请

这意味着,尽管今年爱奇艺和腾讯先后宣布付费会员人数破亿,仍难掩盖会员增长遇到天花板的事实。第三方调研机构QuestMobile统计显示,截至今年6月,在线视频的月活跃用户规模为9.64亿,上年同期为9.42亿,几乎没有增长。

爱奇艺APP上,《庆余年》VIP专享付费超前点播活动规则也与腾讯视频大体一致。此外,爱奇艺还提供“逐集随心买”活动,每超前点播一集付费3元。

据媒体报道,郑爽和张恒分手后涉及经济纠纷,但具体是什么呢?有知情人爆料,张恒卷钱跑了,留下一笔烂账,甚至还威胁郑爽,爽妹子近段时间资源刚回春,怕感情之事影响事业,所以忍下来了。郑爸爸现在非常生气,之后会找律师协商维权。

郑爽和张恒一起参加综艺《女儿们的恋爱》,节目中俩人经常吵架,感情十分不稳定。在收官时,其他嘉宾都是出双入对,只有郑爽形单影只,张恒并未出现。

“优爱腾至今都亏钱有两个原因,一是过度竞争,二是商业模式缺陷。” 一名原阿里文娱高管分析。

极度烧钱模式还在延续

据悉郑爽此前已经将自己和张恒合资开的公司解散了,但是张恒在隔天就带着原公司的人马重新注册了新公司,从相关网站上查询,发现现在公司股东已经从郑爽换成了张恒以及他的朋友们,这又是卷钱又是挖人,难怪郑爸爸气坏了。

以Netflix为榜样,爱奇艺、腾讯、优酷也纷纷加大对自制内容的投入,但堪称火爆的精品内容仍寥寥无几。数据显示,今年三家视频平台共推出131档综艺节目,其中爱奇艺54档、腾讯视频40档、优酷37档,内容生产的成本进一步攀升。

“没从基地就业那会儿,她在家光顾着用手机和iPad看电视,恨不得一天不起床,不跟其他人交流,总在家里跟我发脾气。”思琦的妈妈说,“如今思琦开朗了许多,每月拿到工资后,就给她奶奶姥姥买水果买牛奶、给姑姑买礼物。”

紧接着在10月末,郑爽在二手网站上挂出自己和张恒的情侣物品出售,分手传闻四起。

思琦(化名)就是通过该基地成功就业的,她是一个智力三级残疾人,因而无法正常与同龄人一起找工作。2012年从职高毕业后,她曾多次尝试就业,但都未成功。今年六月份,思琦在该基地协助下,与北京城建六建设集团有限公司签订了劳动合同,并解决了五险一金和工资问题。

记者注意到,自2018年起,爱奇艺和腾讯的会员数、会员收入增幅都有所下降。其中,腾讯视频会员数自2018年第二季度之后,增长率一路走低,从去年最高的18%下滑至今年第一季度的“大致持平”。

4、合伙公司股东里没有郑爽

在腾讯、爱奇艺双巨头激烈争夺用户,短视频平台又在不断蚕食市场份额的当下,直接涨价无疑是一招险棋。为了降低风险,超前点播付费的变相提价成为双巨头的共同选择。只不过,能让粉丝们真金白银点播的“爆款”实在屈指可数,而会员权益一再受损可能进一步加剧用户流失。

据该基地的负责人介绍,在基地的残疾人完成企业的工作量之外,还可以参与一些像工艺品制作、书画装裱这类的技能培训,学做一些工艺制品,而后这些工艺品会通过基地的官网参加大型活动进行义卖。

数据显示,在《陈情令》大结局放出19个小时后,有超过260万人付费点播,按每人30元计算,腾讯视频一夜收入7800万元。以这次《庆余年》的热度,付费超前点播的收益依然可能一夜吸金数千万。

张恒和郑爽在一起后,网上争议颇多,其中“吃软饭”成了他最大的标签。郑爽作为流量小花,收入原本就比张恒高出不少,后来小情侣一起开公司,主要也是郑爽出资。

面对亏损压力,上调会员费成为视频网站小心试探的选项。上月,爱奇艺会员及海外业务群总裁杨向华公开表示:“爱奇艺正在酝酿会员费用上涨,不排除会员率先提价,但并无时间表。”

其实近几个月来,郑爽和张恒的总总迹象都在表明两人早已分手了。

亮眼成绩的背后,离不开“精品内容+付费用户”的运作。尽管Netflix愿意一年花费约80亿美元投入内容制作与版权购买,但足够优质的内容让Netflix积累了近1.2亿愿意每月支付13美元的“忠实用户”,这使得营收、优质内容、服务和用户体验形成了正向循环。仅2018年,Netflix就斩获美国电视界最高奖项艾美奖的112项提名。

但“收割”会员的背后,却是三大视频平台的亏损额居高不下的尴尬。